首页 文化 天中文化 成果?#25925;?/a>

牛红丽小说的语言美

2015-09-29 09:34 href="javascript:;">驻马店网驻马店网 wq
发?#25237;?#20449;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摘要: □朱国喜牛红丽是一位内敛而勤奋的年轻女作家,在国内一些知名的文学期刊上陆续发表了20多篇小说作品,这在我市实属罕见。红丽的小说没有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,却能一贯赢得

 □朱国喜

牛红丽是一位内敛而勤奋的年轻女作家,在国内一些知名的文学期刊上陆续发表了20多篇小说作品,这在我市实属罕见。红丽的小说没有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,却能一贯赢得大刊编辑的青睐和众多读者的喜爱,为什么呢?我想,重要的原因就是红丽的小说在天中作家群里,语言具有独特的美。

其一,红丽的小说语言细密。如写老人纺线:“婆婆戴上黑边眼镜,从秸秆筐里取出线穗子。拴引子,续棉花,在腿上搓一下再拎高,线穗子就滴溜溜转起来。?#25104;成常成成场?#23110;婆发觉杨逾蚂蟥一样盯着她,嗖地从镜框上方射出两道眼白,杨逾没防备,眼线嘎巴碰断,蠕动着嘴唇,怎么也组装不起一句流利的口语(《杨逾的假期》)。”这就是红丽的小说的语言,绵密细致。小说的语言越细密,小说就越有味道。这种细是把一句话能概述的用十句话甚至二十句话来写,把一个动词能描写的动作,拆分成一串动词来描写。贾平凹的小说?#25237;粒?#37325;要的一个原因也是语言,像春雨般细密绵长,甚至有些琐碎,然而,这种琐碎并不让读者厌烦,因为它是对日常生活真实的艺术化呈现。

其二,红丽的小说语言画面感强。我们换一种说法叫形象可?#23567;?#36825;是写小说的基本功。?#28909;?#22905;在《野杏坡》的开篇写二妞千里迢迢去看服刑的木耳,出村时的情景:“坡地的杏已经黄了,坠得枝条打弯,二妞提着花床单扯的包裹,一路走过去……熟透的黄杏噗噗往下掉,弥散出酸酸甜甜的滋味。”让?#23435;?#22312;这样的画面里出场,既点了题,?#20013;?#35937;化——“黄”的色,“噗噗”的声,“酸酸甜甜”的味。再看作者写二妞历尽磨难到达监狱时的笔墨:“一个脏兮兮的老婆婆从旁边站起来,包袱里滚出发了霉的馍馍。她把一?#40644;评?#24125;放?#39318;?#19978;,拄着粗树枝,一瘸一拐走来,脚上的一只鞋底已经掉了,剩下鞋帮。”简直是一个活生生的叫花子出现在读者眼前,而二妞的执着坚强和母爱不言自明。小说结尾几段描写的画面感也很突出:“六合笑咪咪的脸呱唧拉了半里长。再看坡,全是重重叠叠的黄杏,更远处是连着坡的蓝天白云。”“次年四月,野杏坡照例开满了杏花,一朵朵,一树树,风过枝条,粉色的花瓣纷纷在林间飘摇。”“窝棚外,薄雾散去,六合沟壑纵横的脸涂满太阳金色的颗粒,透过满树繁花,他恍惚看见虫儿刚嫁到野杏坡的样子。那时候的虫儿,没经那么多,天真烂漫,柳叶眉、杏核眼,走起路如风中杏花,纷纷扰?#29275;?#22312;林间飘摇。”

其三,红丽的小说语言含蓄蕴藉。在《东女国》里,作者开篇说:“日子短得只能睡一觉,睡一觉就老了。”在《野杏坡》里,作者写道:“这正是他男人一样的母亲,不仅打败了洪水,她还打败了时间。”这些话多么富有哲理。

《螳螂之恋》的结尾写耿?#20445;?ldquo;我忍痛拖出硕大的昆虫针,使出全身力气从她胸背部插入,瞬间接通了蝴蝶家族的电波:有一只淡黄色的蝴蝶,正追随姐姐的家族飞?#25945;?#24179;洋……”这是融现实与浪漫、含蓄与遥想的结尾。《翻塘》里写黎生与茴心做爱:“黎生更壮?#35828;ǎ?#34987;满屋子鱼的腥香激荡?#29275;?#19968;把搂过茴?#27169;?#25353;在门后的麦秸堆上。过后,茴心恨恨地抓起一把麦草撒向黎生,说,都当你是温顺的小猫,哪知你是?#31361;ⅲ?rdquo;作者写性爱,不是津津乐道,肆意渲染,而是点到为止。

其?#27169;?#32418;丽的小说语言善用比喻、通感等来强化读者的印象。如《黑白》的开头写老别克眼中的?#30528;?#22899;人:“她只是抽搐?#29275;?#25226;一只手掌盖在水晶棺上,五?#21018;?#24320;,撑出五个大大的惊叹号。”“撑出五个大大的惊叹号”,这比喻只有红丽这样的驾轻就熟的小说作者写得出。如《螳螂之恋》里写女主人公?#21738;?#30340;第一次出场:“炽白烈日下,站着一名女孩,短袖迷?#21097;?#25166;小辫,两只手喇叭花一样开在嘴边,正一声一声叫着李杏儿,声音圆润清?#31890;?#24102;着卷舌,如凉脆的冰糖葫芦。”比喻兼通感的巧妙运用,使一个漂亮、俏皮、活泼、可爱的青春女孩呼之欲出。再如《翻塘》的开头:“爹的声音?#36864;螂?#37324;的甜味一样,?#24651;?#30008;的。”用糖尿病人“爹”的尿里的甜味描摹“爹”的声音,这是通感的典型运用,可谓一举两得。又如《翻塘》里写?#23376;?#39135;的声音:“黄灿灿的米粒落在水里?#25104;?#20316;响。”写农村姑娘进城打工要挣大钱的喜悦样子:“姑娘们收拾一番,小雀似的涌?#35828;?#22478;里。”这些描写中的比喻就地取?#27169;?#19977;言两语,把佐料一撒,一锅色香味俱佳的菜就烹出来了。

当然,红丽的小说远不只是在语言上下功夫,?#23435;?#30340;命名上也是颇费心思的。很多名字有点?#27490;?#30340;,却很有特色,能体现?#23435;?#30340;个性。

责任编辑:wq

(原标题:驻马店网)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异域狂兽电子游戏
陕西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七乐彩复式过滤 981游戏中心 2013七乐彩走势图 黄金矿工赚钱版 零点棋牌豪车赢钱套路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非洲开个衣服店赚钱吗 山东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哪里能查竞彩足球的历史开奖 我路上到赚钱是好是坏 宁夏11选5走势图新浪 山西快乐十分分布图 手工加工串珠赚钱吗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飞鱼彩票历史开奖